スポンサー広告 > 這半年的交際人事
突然文荒 > 這半年的交際人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半年的交際人事

先說好,這篇文章是黑噗、可以說是婊人(雖然沒有指名道姓)。

我不知道看到這篇的人到底認識我多久,反正……

事情你看著、你相信多少就是多少。

說真的,出合本很開心,可是如果有負性因子在,那就自然是煩。

不喜歡看的請右上角離開,感謝合作。
這是一個公私事不得不混為一談的文章。話說在前頭,我是在同人界已有一段時間,天天為養家和敗家奮鬥的普通上班族。

一切從合本開始。

首先提到出合本的是一名小孩——沒有貶意,就是有著這年齡層該有的衝勁、適合在前方帶領的畫師主催。由於對方負責前期校對印刷,成為副主催的我則與另一名參本者主力負責後期(包括決定死線和稿費計算,所有開支必須留下收據並拍照存證等)。此時只是2013年初,而預定出本的是港台的夏天場——言下之意,時間十分充份。

那麼,以下開始提及人的問題。

基本上,我了解每人對聊天工具的用途不盡相同;有人會用於分享嗜好、也有人用於吐槽三次元的不快。正因如此,當我看到共中一位參本者發出「工作很忙」、「生活不開心」、「他可能來不及參本」的噗,我都會給一下意見(而我不否認我後來為此感到後悔)。

就在提交劇本前的約三天,那位突然說自己什麼都想不出來。當時有感到愕然,不過有慶幸他至少開口。於是,我和同好嘗試提供4-5個梗給對方創作──然而對方沒有用上,然後仍是在工作很忙及沒梗之間的循環無限loop……反正對方後來說有想到劇本,加上我相信他說到做到就算了。

這位是我較早認識的一人。雖然性格比較纖細(因為會不時發出情緒較起伏的噗?)但是也可以聊聊天——然而我想不到事情居然發生在我和他身上。

事情的開始是3~4月,當時對方正在參加另一個合本而我隨意問了句「合本會不會來不及」就讓對方爆發了。對方在半夜發噗(沒有指名道姓)的發脾氣、而一頭霧水的我到最後才知道我給發脾氣,原來他以為我催稿,而我是擔心他有幾本合本的稿要畫而沒足夠時間休息)。這件事還讓我知道他的立場——『他不喜歡給催稿、他認為給催稿是對他的不尊重、他從未遲交稿過』……說真的首次和他合作誰知道他的效率?何況誰會喜歡突然給發脾氣?

一直以來,我的信條是「一次誤會是巧合、二次誤會要留神、三次誤會可道別」,說得出這句就代表事情不只有一次。後來,對方在我這行業最繁忙的時期(五至六月)仍是沒能把最終劇本/頁數定下來、結果早早完成稿子的我突然多加六頁稿——雖然明白大家工作/課業都很忙(這也是他未能把劇本定下來的合理原因),可是別因為我是文手就以為我想寫就能寫吧?感謝上天,我最後仍是完成任務。

第二次的誤會是關於本子小特典卡的SKYPE會議。當時由於想到對方前陣子經常畫木吉,我說出「這次他不如畫日向吧?他之前經常畫木吉不是嗎?」的話(我承認不應干涉他人意願,但是我當時就有提及上面的原因。)那件事最後以抽籤解決(籤是我出的而他仍是負責畫木吉,我沒有偏私),我之後也因為一向早睡的習慣就沒有繼續參與會議了。就在我睡覺之前,我看到的是有人在噗浪大約寫了「自己不喜歡給指令畫什麼」又立即刪掉的噗……OK在說我是吧?他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叫放暗箭喔?

算了,不想對號入座的我決定當看不到就去睡。
結果——對方深夜在SKYPE上留言問「你最近是不是對我有不滿」。由於我已睡自然沒有回應、對方等不到回應就開始胡思亂想、然後在深夜發灰噗了。(對方後來說我在快12時有上線,可是我全程都在睡……原因不明?)

至於我在翌天起來看到有人在安慰他、而他又特意說要找我聊才知道我又中槍——拜托,全件事情的發生我由始至終在睡覺吧?你沒有當場說不滿,事後自己發暗箭我都沒追究;他的確有問我是否不滿,但沒有即時回應就消極?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早早就睡覺的人,根本不可能立即回應。他自己當時不出聲、事後發噗刪噗等不到立即回應就心情低落?我是必須在深夜隨傳隨到的嗎?

總之,他在其他人幫忙解開『誤會』後向我道歉,在我說他應該要感謝幫忙的其他人後,還說我可以全心全意接受他的道歉和謝意——就算他是真心的道歉,第二次次中伏的我只會覺得他無非是要我接受道歉然後當作沒事發生過。我本來就不需要次次體諒他的起伏情緒,我只知道我討厭無故中箭。就算我有責任,我當時立即就有解釋而他沒回應卻是事後放暗箭,該發脾氣的應該是我吧?

因為我已對他有偏見,於是我向知情的主催提出『我暫時不追蹤對方的噗。這本來是我最忙的工作期,我需要整理思緒然後重新建立對他的看法』。這個決定導致第三次事情的發生。

第三次就是他從主催口中知道我沒有追蹤他的噗浪而興師問罪——我好奇為什麼「不追蹤別人的噗」這種私人決定還要給對方問責。我想他應該是留意到我沒在他的帖留言(然後問主催,主催就告訴他我暫停追蹤的事),還有是在我自己的帖子中沒有指名道姓的回應他人。回帖本來就是自願行為,想不到怎回應自然不出聲。至於指定留言對象……認識我的都知道我對所有人都很少指名道姓,這算那招?





在我看到有人向我大興問罪時,我應該先生氣還是想這兩句話是前後矛盾呢?在他發噗到『等待』我回應的三小時(當天是上班日)期間,我在未寫好回應已經先給對方拉黑名單,所以這原來是想要『討論』喔?你是想吵架就早說啊。

這事還扯至他一直對我的不滿,例如是『催』稿和我從沒說清楚自己的雷點等等。

首先,我有追稿嗎?有,因為我是負責不定期發電郵提醒稿期的副主催。私底下對特定的畫師有追稿嗎?有,不過我想請大家先搞清楚『追』和『催』的分別。追的話是會確認進度,至於催稿……那至少是電話電郵聊天工具無上限迫問。當時給我催稿的不是他,而是一名同時有參加合本和幫忙我個人本插花的畫手(而我覺得這位幾乎給我迫問得要逃難)。

對我有不滿都算了(這是相處的正常事),然而最叫我可惜的是有人對我的電郵總是以工作很忙為由而從來沒記著(包括稿費、大約截稿期等),甚至忘記是我邀請他參與合本——工作為上是很好(三次元真的很重要,畢竟敗家養家都看錢),不過可以全部都沒記著到底是對我太放心還是根本不把事情當一回事?(就算我現在對對方有多嗤之以鼻,我都相信前者的可能性較大。)

繼續說一下雷點。我相信每人的喜惡都有一定的蛛絲馬跡,要觀察總會看得出來;更何況會有人在別人興高采烈的時候來一句「這是我的雷啊/我看著不爽」的潑冷水話嗎?我實在不想看/誤中雷區,私下SKIP不就OK了?就算對方一直為此提心吊膽是他著重他人的方式,他想要別人說清楚是OK,可是為什麼最後會變成是「我不說所以是我的錯」?

每次都是『他認為有問題>主動查問>短時間內得不到回應>發脾氣/開始胡思亂想心情低落>他人安慰/指出是誤會>發現是誤會>道歉>他認為有問題』……這種無限LOOP到底是想怎樣。如果事情發生後開口道歉就萬事大吉的話,為什麼有種東西叫裂痕——事情發生了就會有影響好乎?

然後,對方終於把吵架(私事)拉到合本撤稿(公事)上去——撤稿?當時距離正式宣傳只有短短兩天——失去冷靜、處事公私混淆,自己生氣就說要截稿,還把事情的責任推卸到當時仍沒說話的我的身上去。



他不是不知道主催為了算頁數、架網頁和排版花了多少心力,兩名台灣同好為了各種快遞運輸、設計LOGO等事有多忙碌,我也有調整本子兩地代理及宣傳事情上各種在忙——這個骨節眼上他私下找主催說『因為央言會不想看到我的稿,所以我要退出』……你要撤稿是你的事,請別扯到我身上去。

他本來就應該對自己及作出的承諾負責,結果想要私下撤稿還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還想要讓主催出面幫他向大家解釋?他來搞笑的嗎?他不知道這已是變相的逃避責任,讀者的期待他又放在那裡了?好吧,我只能發噗向參本者道歉,因為我們的私事可能讓大家的心血白費了。



從一開始想著私事應私下處理的我,終於確認對方硬要把私事拉到合本上之時,基於道義及責任感……我必須向其他人說明來龍去脈並道歉。我知道這樣做能令他在眾人前說清立場(因為他什麼都是『自己先私下向主催說』、然後說成是『因為央言會這樣想』而我根本什麼也沒說過)。他後來真的有出面說明自己的立場,順帶在眾人前指責我把事情鬧大——因為要是我不發道歉噗,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想要『私下撤出』的事情。

真搞笑,如果不是有人把公私事混在一起,我需要特地發噗道歉嗎?我在把事情鬧大?我公私分明得很,要不要為了合本的形象我就早破口大罵我用得著忍?

沒想到他後來居然還發公開噗說覺得自己也要生氣了,因為他是局外人——



這真的假的。



首先,我沒興趣揹黑鍋和挑起事情(我人很懶又怕煩),更重要的是參本者全都是成年人,他們會因為我的一個道歉的私噗而完全相信我嗎?這到底是太看得起我還是變相認為其他人的想法給容易左右?(抱歉把大家拉下水一下,不過我真的有懷疑過。)

當時,我生氣到極點又暫時忍耐下來。我不是想說自己有多偉大(正好相反),我清楚我有著一定程度的責任……因為我和主催及其餘參本者相處十分愉快,所以我為自己帶來的天大麻煩感到十分內疚。

怎麼都好,他後來在所有人面前說了自己的一些私事以說明容易發脾氣的原因。(雖然我認為那不足以解釋他為何經常發脾氣——他曾問主催為什麼我們能屢次忍耐他的鬧情緒……說真的以試探對方底線的方式去找朋友的話,我認為有點可惜——不是針對他,而是朋友不是給試探用/隨便挑選的存在。)之後,他說「永別」後就沒有再在噗浪出現。

在我看來,他逃走了。

直到八月上旬,終於第一場次——CWT開始了。雖然沒能夠參場卻知道CWT大成功,在我們都超開心的時候……以下是在CWT完結一天後和主催的對話:

『這么说来有稿费可拿了?^^虽然有收到如此的反响,但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联系了不是么?你们又不再拿我当朋友。』
『看着自己写了那样的FT恨不得把自己埋了啊。结果整件事算下来只有我被踢出来不是吗^^ 只想说这是我参过最糟糕的一次合本,却是我最喜欢的CP』
『想说没有责任吗?我不否定有我的原因,也别否定有你们的原因如何。另外我的确想要个道歉。
算了。反正早就没期待了。但我只希望有什么消息的话也能通知到我这边。我不问情况的话根本不会想起来要告诉我一声吧?本子完结了就和我一点干系都没有了?』



看到這四句的我立即就罵粗話——不等人回應就拉黑單的人還敢說自己給拋棄、然後又為合本不通知她要求道歉?

催稿費?講責任?要道歉?一切輪得到沒有負責後期的他來說嗎?
給我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再發脾氣啊。


CWT才剛完結,有可能翌天早上通知他嗎?(參展的都應該有當晚極度亢奮後睡死、翌天疲憊不堪的經驗)就算真的能多立即付稿費都沒有人知道他的帳號。因為我們沒通知他印好合本?所有合本參與者都沒有通知,就連我在微博上發的宣傳也是把圖從合本網站搬過去。

從一開始,他就只想到自己。他認為催稿是對他的不信任卻無視主催們有責任知道進度(何況他第一次鬧情緒後根本沒人催他,我正是因為他的頁數出現調動而需要增稿啊?),他在CWT之後想要追究責任卻沒留意自己根本就在無理取鬧。

喔,催稿就把對方當成是制圖機器?誰都沒有想過,要是不尊重的話就不需要忍讓你。
反之,主催/副主催/幫忙管帳的才CWT之後一天就給催稿費?雖然知道這不是主因,不過你似乎把我們當成是發錢機器?這裡都是三次元的人,沒有人是ATM MACHINE。

拜托!合本不是我一人在做、帳目不是我一人在管好嗎!
該給大家的我一定算得準,沒負責後期的催啥鬼?你們可能認為是我們不讓對方參與,問題是對方從一開始就不時在說他三次元的各種忙忙忙,只有存心整他的才會讓他忙上加忙吧?(他曾經說可以讓家人幫忙,但這是誰負責誰就倒楣的麻煩事,經濟學上有所謂的需求定律,有可以用錢解決的為什麼還要自己或無關人士去忙?)

講多無謂,我在香港場之後決定本子未完售已預先計帳並發放稿費。
幸好帳目本來就很清楚,不是首次參加合本的我還搞出一份和三次元工作無異的詳細帳目(附算式清晰說明),最後和同好寫下一封前所未有的官腔發通知信、定下十四天的帳目查詢/追溯期,總之大家該收的稿費最後都袋袋平安。

你說本子沒售完就墊付稿費很蠢?反正本子只餘下少量,我還負擔得起。你說這是貼錢買難受?如果撇開他不計的話,這件事上我超級開心。

雖然把事情掀出來毫無好處,不過我不是想要求安慰,只是想要大家明白那份忍耐已久的憤怒。我從不會說自己沒責任,可是別說得自己是旁觀者/受害者而把責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我受不起,拜托了。請明白沒有即時爆發並指名道姓的開罵,從事情發生忍耐差不多5個月已是我對對方的最大禮貌。

既然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只能祝願他一切安好。

寫於27/10/201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