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黑籃|日向+伊月友情文]太陽與月
本子相關資料 > [黑籃|日向+伊月友情文]太陽與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日向+伊月友情文]太陽與月

就是一篇關於兩人友情的看法吧XD
有人喜歡成為話題中的主角,享受被追捧的自豪感。
有人喜歡站在一旁、擔當襯托及支持他人的角色,以最接近的距離欣賞一切。

伊月正是後者——與生俱來不愛湊熱鬧、思考優先於行動的個性讓他喜歡以『旁觀』的態度留意旁人。目前、又或是從國中開始,他一直在旁注視的人物正是身為好友兼籃球隊隊長的日向 順平。

伊月與日向的認識可追溯至國中時期。最初因為『應該是頗有趣的運動』而加入籃球部,伊月並未想到站在身旁的是同班同學,還是正好坐在身後的人。

那名留著清爽短髮、架著黑框眼鏡的少年要比自己長高一點,神情盡是認真與專注。由於學部相同、加上又是同班同學,兩人因為相處的時間漸多並變得熟稔;與伊月的不動聲色全然不同,日向的前進和堅定個性即使不是魯莽衝動,卻是讓人難以討厭——久而久之,兩人自然成為朋友。

當時,與早已接觸籃球的日向不同,就在伊月還在思考適合自己的位置之時,一臉事不關己、在投籃時都是專注且寡言的同班同學卻突然開口——

「位置?你不可能當中鋒和大前鋒。」繼續投籃「當然,你要是想給撞死的話,那倒是可以一試。」
「反正我沒那種骨骼體魄,只是……」小前鋒也不太適合啊。
「控球後衛。」把球拋向伊月,眼鏡少年揚了揚眉「反正,你不是喜歡無時無刻創作冷笑話嗎?喜歡動腦筋的人應該有成為控球後衛的潛質。」
「咦?」
「切,你可不要來和我搶得分後衛的位置。」說罷,接著向伊月招手要求傳球。
「是嗎。」把球傳給日向,伊月跟上對方的腳步。

後來,細細嘴嚼日向當時話語的伊月這才發現對方提出的原因即使尚算合理,可是他應該是發現自己不愛直涉其中的個性,才會作出如此判斷。

這真是一個矛盾的人,既有直率表達意見的一面,也有不直接點明原因的情況;然而,伊月至少肯定日向眼鏡背後的綠色瞳孔確實留意著身旁事態。

自己似乎是交到一個不錯的朋友。

三年以來,伊月和日向也許就像他們姓氏的特性『太陽』與『月亮』一般,在引領及協助下相互合作,以各自的能力追逐籃球、享受當中的快樂;然而國中的他們仍未成為『關鍵球射手』與『鷹眼司令官』,加上在球隊整體實力不足及參差種種因素之下,最終以失意結束國中三年的籃球生涯。

那時候,日向只是不發一言的站在雨中的籃球場,從不中斷練習的他罕見的未有投籃;站在不遠處的伊月撐著傘,心情同樣低落、更未能讀懂日向的情緒。

接下來,出乎伊月的意料,要比任何人都喜歡籃球的日向竟然說出『要放棄籃球』的話。當初以為這只是出於失意而說出的悔氣話,伊月未料到在兩人進入誠凜就讀時,對方的漆黑髮絲卻染成輝耀金黃。

這下子,還真是配合他的名字——就像光芒一樣。
與初中相比,日向的外表看起來要滑稽有趣多了,這應該是冷笑話的好題材……只是,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金黃色。

至於冷笑話,伊月當然是一字一詞也想不出來。

當時,表情看來未有任何改變的伊月的心情實際上十分低落,在指引消失的情況下自己對籃球的熱愛無可避免的受到影響。然而不論如何勸導卻始終未能協助好友走出低谷,伊月除了對自己的沒用感到苦惱之外,也只好繼續伴在對方身邊、不直接的指出日向始終喜歡籃球的心……

相比起日向以往的『幫忙』,自己卻似是愛莫能助。
真諷刺,果然是『月亮』嗎?被動、不能發光,幫不上忙。

當時,伊月心想要是能讓日向重新認知自己對籃球的熱愛,那該有多好。

木吉的出現可以說是意外、也可以說成是神似乎聽到伊月的要求;身材高大、擁有『鐵心』別號的男子對籃球充滿熱愛,對成立籃球部更是充滿熱誠。

即使不知道對方的性格到底是天然脫線還是在裝傻扮呆,伊月認同木吉的堅持,他更希望這個人能夠幫忙讓日向走回正軌。接下來,誠凜籃球部的成立與隊長就任的情況不需重提,首次參與大賽及木吉退賽的結果令眾人憤憤不平,伊月明瞭到眾人的能力仍然不足的同時——

他另有一件需要掛心的事……

「日向。」
「怎麼了?」

那是他們從輸掉比賽後,首次訓練結束後的晚上。總是留下來進行額外訓練的日向一如往常的投籃,伊月卻是罕見的留在體育館。

「日向,你沒事吧。」試探性的開口,眼尖的留意到對方的雙手震抖一下;接著,投籃撞上籃框後飛出。
「……」要是往常的日向應該會立即否認,然而此時的日向卻選擇沉默。
「壓力很大吧?」伊月收起一直掛著臉上的淺笑「……畢竟我們已認識三年了。」
「嗯。」日向本來就不擅長說謊,交談對象是伊月的話則是沒有隱瞞必要「不過,已和相田制定出解決方法。」
「就是說在必要時把手辦折斷嗎?作出這種覺悟還真是重大犧牲啊。」把籃球傳給好友「我們一起努力吧?就像以往那麼樣。」
「……啊啊。」沒有多說,日向繼續投球;從國中認識的伊月卻知道那是感謝的意思。

即使曾經打算放棄,現已走出低谷、變得更堅強的日向依然是他在國中最初認識的那個勇往直前、散發領袖光芒的存在。

要是希望繼續欣賞這份光芒,他即使仍能夠站在旁邊卻不能再像如以前一樣的處於被動。之前在木吉的出現並幫助日向走出困局、而自己卻是無能為力的事讓伊月醒悟自己不能只是依賴他人帶領、自己也要主動成為助力——

日向為了與同伴的約定甚至不惜以最喜歡手辦作『賭注』;相反,自己又能做到什麼?自己的興趣也只有冷笑話,只是『折斷冷笑話』嗎?這五個字似乎只會是另一個冷笑容的題材。

只是,折斷……截斷……截長……截長、補短?

「哈哈,原來如此。」
「……你在笑什麼?」日向因為伊月罕見的笑聲而好奇的轉過身來。
「不,沒事……只是,想到不錯的題材。」
「……不是練習的話,快回去。」

看著不知如何應對自己話語的日向,伊月再次笑了出聲,只因在靈感到來的同時,自己無意間找到變強的方向。

伊月心想,這也許是受到對方性格的影響而願意作出的改變。
這,正是日後『鷹之眼』的出現由來。

在比賽中,把平常對冷笑話的專注完全截斷並轉至為集中分析賽場的專注力;也許不足,他依然專注分析並於短時間內找出政策——努力為隊伍作出貢獻。

一年過去,分別成為『關鍵球射手』與『鷹眼司令官』的兩人與相田一同維持隊伍運作;而在以進取型行動模式為主的誠凜隊員中,作為第一司令官的伊月的籃球風格其實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他總是冷靜、以旁觀的姿態宏觀全場,接著在短時間內決定對策——那麼,作為『旁觀者』的伊月到底是如何跟上隊伍的腳步?

那是被引領的進取——被光芒所導、被太陽所牽引。
那份光芒,正是帶領著誠凜、走在最前的日向獨有的光亮和力量。

前者的勇往直前、後者的沉穩冷靜;作為隊長的強硬作風、身處司令塔的圓滑處事;在未有確定指定副隊長的誠凜當中,籃球資歷較深的伊月確實擔當起輔助和協調的角色,以相輔相成的模式下協助日向、成為誠凜的另一個堅強後盾。

在努力變強且互相支持的同時,友誼越加深厚的兩人總會說起各自的煩惱、又或是對對方的情況作出關注。

一切,就如最初認識時那麼樣。

「伊月,鷹之眼……到底是怎麼樣?」即使有相田的解釋,日向對伊月的技巧仍然不太理解「在不用比賽的時候會做成負擔嗎?」
「日向真是好隊長。」輕笑,未有正面回應。
「這和隊長的身份沒關係。」挑眉,為伊月的回答感到不滿「眼睛長期疲勞的話會影響到視力。」
「因為日向的視力最差,所以才懂得擔心別人?」
「喂——」

這不是出自隊長的責任,而是單純作為朋友的由衷關心。
伊月為對方的心意而感到高興。

「……還好,就是偶爾因為不自覺使用鷹之眼而有點累。」
「那就在訓練之前休息一會。」日向伸懶腰,接著左手拉下一直掛在頸上的毛巾並扔給坐在身旁的伊月。
「日向可以解釋一下把滿是汗臭的毛巾扔給我的意思嗎?」
「伊月 俊,還沒使用過的乾淨毛巾那裡來的臭汗味?」壓低聲音,雙重人格開關隨時啟動「把它摺疊起來當軟枕去,鷹之眼可不能落枕。」
「那就是說主將有脖子痛的權利?」未有直接表達謝意,淺淺笑意盡是歡悅「誠凜的隊長成了歪頭領袖真是冷笑話的好題材。」
「……隨便你。」
「日向,畢竟我也只有鷹之眼。」
「?」
「之前,河原他們曾經說到……日向的姓氏是太陽,而我則是月亮的意思。」看著天花「的確……就算不會發出光熱,可是我仍是希望幫上忙。」
「……那又如何。」突然說了一句。
「啊?」
「反正,即使位置立場不同,都是重要的吧……別吵著我休息。」把校服外套當成軟枕的日向躺下,接著似是為強行中斷對話而閉上眼睛,不一會已沉沉睡去。

這個人仍是一點都沒變。
總是願意的表達關注,明明走在前方、卻仍是能留意到周圍情況……雖然說是領導才能,也許這是另外種類的鷹之眼吧。

對於日向毫不保留的吐槽背後所表達的真誠關心,伊月感到高興。

對於自己,日向從不濫用隊長權威下令;即使說話偶爾直率不留餘地、對於自己卻是不易咆哮不易動怒……這也許是出於作為國中隊友、又或是多年好友的特殊應對吧。

伊月突然想及兩人分別意味著太陽與月亮的姓氏……發亮與被照耀、主動與被動、帶領與被領導,姓氏確是把兩人的立場明確展示。這個如太陽一般存在的人,有著為達到目標而灼熱的心、有著帶領他人前進的光芒——

——可以認識這耀眼明光、可以成為這個人的朋友是多幸運的事。

看著對方的睡顏,伊月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接著小心奕奕的把對方的眼鏡拿開,折好後放在一旁。

他喜歡欣賞這份光芒,喜歡在旁看著、又或是從後支持那總是站得筆直的身影。這一切無關愛情,只是單純的仰賴……又或是,自己希望繼續站在那人的身邊,欣賞並輔助這份堅忍而成的頑強。

沒錯,伊月目前仍未有離開的打算。
那麼,就讓他以好友的身份繼續……繼續享有這份特殊的身份與相處模式、一同學習、一同嘻鬧、一同成長、一同相互關心、分享喜怒哀樂。

伊月確切知道『自己決不會把目前身處的珍貴位置拱手讓人』,他仍是希望陪在這人的身邊。

向後躺下,把頭枕在摺疊起來的毛巾上並閉上眼,伊月開始期待下午的訓練。
現在,還是先休息一會好了。

END

===
大家好,這裡是央言。
本來只打算在1~2千字內完結的友情向文,結果卻是寫出差不多4千字=3=|||

說到誠凜,大家也許會想起木吉的創立、日向的領導、相田的監察;只是,不少人也許會忽視伊月的默默支持。這名與日向在國中已認識、一直陪在日向身邊的小帥哥,在木吉退賽至回歸、又或是在火神和黑子加入等時間中,伊月在誠凜發揮的作用並不比兩人少。

伊月不常表達個人想法,然而從他在原作最初擔當解說及分析的角色、接著認知自己除了鷹之眼以外的能力不足、希望變強等劇情中,我們可推測他的心同樣炙熱,也同樣喜歡誠凜。

由於想到伊月的性格似乎並不輕易喜歡並專注於個別興趣之上(冷笑話除外),加上對伊月與日向之間的相處感到好奇,於是執筆寫下這個故事。故事當然仍有不足,可是當為試筆的話……應該,即使不合格卻不致於負分的地步吧OTZ

這篇未有寫下伊月對木吉的詳細想法是遺憾,然而既非故事主軸,加上容易出現CP傾向(這並不是本文的重點),也就另找機會再下筆吧。

那麼,也就先告辭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