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幻水一]2月7日
突然文荒 > [幻水一]2月7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幻水一]2月7日

送給kururu san♪
2月7日



某天早上,提爾向格雷米歐說出到清風山的決定。
聽到這個決定,不只有格雷米歐,馬克多爾家的另外兩位住客都感到驚訝,卻未有人問出原委;最終,巴安及克里澳只是看著提爾和格雷米歐兩人收拾行李後離開,臨行之前還提醒兩人要小心野獸及盜匪云云。

事實上,這兩人的實力未須讓人擔心;怎麼說他們當中一人是曾經的解放軍領袖,另一人則是曾經死去的戰士,兩人同樣因為二十七真之紋章的力量而長生不老。

提爾沒有說出為何想要到清風山去。
格雷米歐如往常一樣帶著笑容,以隨從的身份照顧提爾的一切飲食事宜。
路上,兩人未有遇到任何阻礙,輕易的來到清風山。

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清風山仍然吹著涼風,加上正是晚冬,撲鼻而來的全是充滿清草味的冷風。兩人踏進清風山時,提爾的臉上難得浮現一絲笑意;格雷米歐沒有看漏這個笑容,把笑容收進眼底的同時,心中仍是為此行目的充滿疑問。

「少爺是打算……?」不禁開口問道。
「格雷米歐,我們一直往上走吧。」似乎看出格雷米歐的滿頭問號,提爾淡淡一笑,接著往入邊走去。

清風山的道路並不難走。何況,這兩人曾經以赤月帝國軍人的身份到入邊,希望找出清風山的山賊,把搶走稅金的他們繩之以法。一切雖然已是數年前的事卻是歷歷在目……不如說提爾的曲折命運是從清風山開始也不為過。

提爾在泰當年使用紋章之力打倒怪物的地方停留一會,若有所思的看向周圍一切。格雷米歐正要上前,提爾只是搖搖頭,接著兩人繼續往山頂走去。

一直一直,走到山頂。
感受著涼風,提爾轉身看向格雷米歐,首先開口。

「格雷米歐,很好奇吧。」他知道對方不明白自己特意走到清風山的理由。
「少爺,我不明白。」
「不明白……格雷米歐,今天的日期是?」
「2月7日——啊……」掩嘴,格雷米歐立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2月7日,是泰給自己決定的生日。

「還記得嗎?當時,泰說出生日日期的事?」


『我是戰爭孤兒,想不起自己的生日。』
『對了,不如就今天吧?這是我到提爾家的重要日子,如何?』
『提爾,這是好日子!誕生花是勿忘我!不要忘記我,知道嗎?』


「不要……忘記我。」看向都城風景,提爾表情仍是一臉微笑「那時候,泰說的……也許,是希望我不要忘記三百年前的他,還有那個說出『我們會再次見面』的我……和他的約定吧。」
「少爺不是善忘的人。」走到提爾身邊,格雷米歐的話並非完全安慰「何況,泰就在少爺的身邊。」
「沒錯,他現在就在紋章內睡懶覺。」握緊右手「……他會聽到我說他的壞話吧。」
「一定。」笑了笑,一同看向遠方。

不要,忘記我……是嗎?
不會忘記曾一同渡過的時光,只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雷米歐,我們在這裡種花。」突然說出一句,接著看到格雷米歐一臉呆滯「事實上,我之前從瑪麗那裡拿到勿忘我的種子,就想到這裡種植了。」
「這裡?可是天氣……」這邊的天氣比較冷,合適嗎?
「放心,沒問題。」拿出種子「本來就是在約五度左右的乾燥氣候種植吶。」
「少爺到這裡的原因是種花。」
「嗯,一半吧。」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耗子「在這個開始一切的地方,種下讓自己不會忘記的花……算是一種紀念。」
「我明白了。」立即蹲下幫忙「泰收到一份不錯的生日禮物呢。」
「嗯。」

沒有忘記當初的和平日子,還有日後的命運、奇遇及分離。
就像那棵花語與花名一樣的誕生花,不要、也不會忘記當中的點滴。
世界,也許再次陷入混亂。
只是,你已然處於安穩,借著我的眼睛看著世事變遷。

即使你已從世人眼中消失,即將在清風山盛放的藍色花朵卻是你曾經存活的證明。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

END

===
其實我不知道為何我突然想寫幻水一的故事……不過,我一直很想送一篇文給親愛的KURURU SAN,最後因為寫不出龍騎士就決定是泰。
我真的很想寫一下少爺和泰的過去……當然,生日日期是亂扯(幻水人物沒有這個資料),可是2月7日的誕生花的確是勿忘我。

不要忘記我。
不要忘記三百年前的我,還有當時的約定。

也許,那天清風山頂開出藍色的花朵之時,少爺會再次來到這裡。
接著,不論是他,還有已經永眠的人,臉上都是帶著笑容吧。
那麼就說到這裡好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