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POT|柳生仁]狼來了(完)
突然文荒 > [POT|柳生仁]狼來了(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T|柳生仁]狼來了(完)

就是寫一下網王XD
『狼來了』是伊索寓言中一個家傳戶曉,孩子都聽過的故事。

小牧童為了好玩,經常說出『狼來了!』,讓好心的村民丟下工作,跑到原野上去幫忙驅趕惡狼;但是當村民到達那兒時卻遭到小牧童的嘲笑,因為根本沒有狼。後來,有一天狼真的來了,小牧童驚惶失措的跑回村裡求助,但是村民都以為小男孩又在玩惡作劇而無人理睬他,結果小牧童頃刻之間損失所有的綿羊。

這個故事的中心意思是『這就是撒謊者的報應:當他們說真話時也無人再相信他們。』

聽著這個故事,大家都會明白誠實的重要性。
不過,對於欺詐師而言,又是另一回事了。

「仁王,聽說你又假扮成真田去查柳生的書包了?」想起真田本人在社辦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丸井暗暗叫苦「我不懷疑你的欺詐能力,只是……」
「仁王前輩,我們全都給你牽連了!」打斷丸井的話,切原急急說道「這樣一來訓練不知道會加多少!」
「柳在的話,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正常人桑原給出極為沒用的意見。
「真是夠了,桑原你是真不知道嗎?柳從來不插手真田的額外訓練!他認為這樣能訓練我們的極限,結果就是我們全都累死。」
「是、是嗎……」
「還有,你總是這樣,那天你再扮成真田也沒人相信你——啊,不,應該是沒有人會再相信真田而已……等等,明明這不是真田的錯。」
「丸井,你這句話的邏輯不太對。」
「反正!仁王你就別再假扮真田惡作劇了!我可不想自己的死因是網球訓練過度累死耶?!」
「噗,你們全都缺乏幽默感。」當事人一臉輕鬆的回應「那麼,下次我就裝成丸井 文太同學去回應女生的告白好了——不行,丸井同學的身高相差太遠模仿起來有點難怎麼辦。」
「仁王 雅治!你現在就給我在長眠吧!」給戳中痛處,丸井隨手搶走桑原的書包就往仁王的頭上扔。
「啊,我真的很怕啊。」側身閃過,接著受害者桑原的一臉欲哭無淚,仁王笑出聲了。

丸井說的是仁王不久之前再次假扮成真田去檢查柳生的書包。說真的,作為優等生之一,柳生的書包只有課本和文具(當然也有運動雜誌),加上認真向學、重視規矩的性格,要在書包中尋找違規物品的可能性也許要比太陽從西邊升起的可能性還要低。

這已不是仁王首次的惡作劇,而柳生更是從一開始已知道眼前人並非真田本人;然而,柳生只是點頭,接著便把書包遞給仁王,任由他把自己的書包給徹底翻轉。

至於真田本人會知道這件事,只是因為身為值日生的他剛好回到課室取回日記帳——相對於極度生氣的真田、還有嘻笑的仁王,柳生一貫的冷靜模樣已暗示出他從一開始便得悉惡作劇,他只是選擇順著仁王的劇本演下去。

結果,事情的發展是只有真田本人因為給冒充而大發雷霆,犯案人和受害者都是一臉若無其事的詭異情況。

「啊啊,結果訓練加了兩倍!肩膀累死了!」好不容易終於訓練完畢,丸井率先回到社辦並伏在桌上發出慘叫。
「丸井前輩就這麼一點能耐嗎?」
「赤也,你的腿還在抖……」坐在地上,桑原指出事實。
「說到底都是仁王的錯!」看向另一旁同樣疲倦,可是臉上仍然在笑的人「你根本是企圖謀殺!」
「最多只是間接謀殺吧?決定訓練內容的是真田和柳,我也是一樣很累喔。」
「反正始作俑者是你!真是的,柳生的書包有甚麼好查,他根本就不會有違禁品!」
「……的確是這樣。」回應的是剛從浴室出來,換上乾淨校服的柳生「因為沒有違禁品,所以給搜查也沒所謂。」
「柳生,你知道對方的真正身份是99.9%。」一直未有參與對話的柳在旁搭話。
「餘下的0.1%是?」
「分析該有的誤差值。」柳的臉上出現高深莫測的笑容「仁王的惡作劇總能為我帶來新的體能數據,我對仁王的偶爾惡作劇表示不反對。」
「喔!我等到參謀的支持了!」
「同樣,我對於柳生的放任政策,表示沒意見。」柳沒興趣理會他人的戀愛政策。
「……是嗎。」
「你們三人!」看著三人的對話,除了丸井仍能勉強回應外,另外兩人已累得說不出話。

至於真田,他因為仍在場上訓練(事實為排解憤怒),所以人不在。

收拾好書包後,柳生和仁王兩人如常一同回家。
即使訓練已消耗兩人的大部份體力,兩人的心情似乎都很不錯,仁王更是哼唱著不知名的曲調。

「心情很好?」看到仁王的笑容,柳生的表情放鬆幾分。
「當然,因為比呂士總是順著我的惡作劇演下去。」回應,接著快速的輕吻上對方的唇再退開「有空隙……不,應該是比呂士總會放任我怎樣做。」
「你是看準這個位置是死角,也有樹木的倒影妨礙他人視線吧。」
「真了解我——等一下,明明欺詐師不應該給了解喔。」
「不好嗎。」
「也不是。」看著前方,突然又想到什麼「惡作劇……會想起『狼來了』這故事。」
「撒謊者的報應是當他們說真話時也無人再願意相信他們。」柳生接話。
「啊,的確是這樣,不過我似乎仍有一個願意相信我的人喔。」
「因為在我印象中的雅治仍有分寸,所以……一點小惡作劇,我願意無條件的配合。」柳生冷靜的說出事實「因為那個人是雅治。」

即使仁王喜歡惡作劇,柳生總願意無限次的『上當』。
因為那個人是仁王 雅治,因為那是自己喜歡的人,所以他願意以『上當』作為關懷體貼的舉動。

「雖然說這是很不錯的情話,可是出自比呂士口中也太不尋常了。」似乎感到滿意,仁王又拍了拍柳生的書包「這裡是不是有愛情小說?」
「你不是已把書包掉轉,讓東西全都掉出來嗎?」
「哈,也許紳士比欺詐師還要狡黠呢。」
「那麼,欺詐師居然也給欺騙不就是失格了。」
「呀,雖然我知道在我眼前的是紳士本人,可是我還是想問一下——請問你是柳生 比呂士嗎?」
「……如假包換,站在欺詐師前的是喜歡仁王 雅治的柳生 比呂士。」笑著,拉過仁王的左手「好了,快回家吧。」
「啊。」


『狼來了』故事的中心意思是『撒謊者的報應是當他們說真話時也無人再相信他們。』——說的,自然是誠實的重要性。

然而,聽罷這個故事的仁王笑著說自己即使喜歡說謊、惡作劇,卻總是有一個人願意無限次的『上當』。

正因為這個人如此關懷體貼,他願意走在他身旁,一直一直……

END

===
我超超超久沒寫短篇82文了!(你還好意思說喔)
其實是昨天在補回40.5時,又有一點點靈感而已……XD
加上我家專欄最近有抄襲事宜,相信柳生的心情會不太好,就來一點清甜的文章讓82兩只迎接即將到來的炎炎夏日!(喂這兩者根本沒關係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