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子的籃球|木日?]Cats or Dogs?
突然文荒 > [子的籃球|木日?]Cats or Dog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子的籃球|木日?]Cats or Dogs?

看著貓狗圖,突然就想出這篇文了……我最近是怎麼了囧?
Cats OR Dogs?

倘若要在貓和狗之間作出選擇,日向毫不猶疑的選擇貓。
在日向而言,貓那種不會過份依和親密的過性遠比小狗跟在身後搖尾示好要好得多。
這不是說日向討厭狗,可是他實在不太喜歡有什麼跟在身後……

……
………
…………該死的誰來告訴他為什麼他明明在想著動物,腦中卻閃現過某他的身影。

「來一起打籃球吧?加入籃球部吧?」這是他知道他曾經打籃球後,見面時絕對會說的話。

對日向而言,木吉 順平實在不是自己擅長應對的類型;應該說這種充滿熱誠的人實在有夠煩,更別說這個人為了希望和自己一起打籃球而跟在身後說過不停。

啊啊,就像搖頭擺尾的狗一樣。
而且還是那種大型的黃金獵犬,一臉笑容、看起來沒有殺傷力的種類。
不過,就是這個看起來沒殺傷力的,讓自己再次打籃球。

「日向,我忘記帶課本了,借我吧?」在走廊時,他追在他身後。
「日向,既然拿到隊服了就一起拍照吧?」在練習場時,他從後伸手拉過自己的肩膀。
「日向,接下來要考試了,溫書之後還是一起打一下籃球吧?」回家的路上,他從後方追上來。
「好了啦,你煩不煩啊?」這是自己對他的公式回應「還有,為什麼總是問我?」
「因為是日向嘛。」這永遠是木吉對自己的答覆。
「煩死了!」
「那麼,日向是答應了喔?」笑著,走到身邊。
「下不為例!」

說真的,他不明白自己很少拒絕木吉的原因。
可是,在他察覺到之時,他已經習慣回頭,等待著某人的到來。

木吉的受傷是眾人始料未及的事。
接著,木吉的淚也是自己未有想到的事——沒錯,其實大家都一樣,沒有能從奇跡的世代光芒下的惡夢走出來。
那次,他摟著木吉的肩膀讓他哭過夠;雖然……他覺得兩個男人擁在一起實在超糟糕的。
啊啊,垂頭喪氣的樣子也像狗。

因為木吉要留院治療,所以籃球部的運作落到自己和相田身上。
心中想著要等待他的回來再一起成為日本第一……在他缺乏訓練的第一天,正要回家時自己才發現——

轉過身來,空無一人。

那個像是狗一樣笑著、跟在身後的人暫時都不在了。
不是很好嗎?在身邊吵嚷的人不在,總算安靜了。

……可是,自己的心情變得更不好了啊。

新生的籃球部出現有無盡可能性的球員,把他們的事告訴木吉時,他都笑得很。
是期待的吧,也是希望快點回來的,對吧。
自己也是一樣啊,希望你能快點回來。

……即使,你仍是很吵。




「日向,你怎麼生氣了?」

現在,他真的回來了。
可是,穿著比賽隊服、普通鞋子和火神比賽這點真叫人受不了了!

「笨蛋!你就沒想到自己這樣做會再次受傷嗎?」
「因為想知道他的實力嘛。」一臉傻笑,似乎是為能夠和火神比賽而感到滿意。
「就是想知道都不需要這樣做!」
「咦?是嗎?」一臉陽光少年該有的開懷笑容。

……完全被打敗。

「日向,對不起,讓你生氣了。」
「才沒有!」啊,實在不想糾纏下去,拿起書包就往社辦外走。
「日向,你要到那裡?」
「買飲品!」

說起來,這傢伙既然出院,還是買飲品恭賀他出院好了。
啊,跟在身後了。

……好像之前一樣。

「……日向?你怎麼笑了?」
「沒事。」
「?」
「好了,拿著這個……祝賀你出院。」

看著他追上來的身影,心情有點變好了。
要是現在有人問自己喜歡貓或是狗,答案應該仍是不變吧。
雖然仍是喜歡貓,對於狗……卻沒有那麼討厭了。

一切都是習慣吧。
嘛,扯到這個人的事居然還會想到寵物的喜好選擇上去實在有夠蠢。
……算了,別再想了。反正——

木吉你回來了,真好。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