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子的籃球][木日向?]微笑
突然文荒 > [子的籃球][木日向?]微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子的籃球][木日向?]微笑

其實是與昨天一同出現的日向二人的梗,溫馨向真的最好VVV
如果說木吉是一個經常笑的人,那麼日向就是一個經常皺眉頭的人。
當然,木吉曾經在只有日向在場時哭泣,日向也曾經在只有木吉在場時開懷笑著,可是這兩人的性格即使不是南轅北轍,個性卻絕對不是輕易就能協調相處的類型。

「醫生怎麼說了。」日向到醫院探望仍未出院的木吉,如之前一樣的隨意坐在地上。
「哈哈,還要繼續觀察。」傷患應該坐在床上,他卻滿臉不在乎的坐到探訪者附近。
「……是嗎。」知道對方總是一臉笑容、接著嘻嘻哈哈的就把事情蒙過去的個性,一時間未想到如何回應「給我回到床上去。」
「呀,沒關係吧。」似乎是決定怎麼也用坐回到病床上「對了,新生如何了?」
「沒招到多少人,怎麼說籃球部成立才一年而已。」想起本年度的新生,日向難得的一臉苦笑「當中有兩人比較特別,他們一人來自美國,另一人……來自帝光。」

帝光——奇跡的世代。
奇跡的世代,讓人既驚且妒的稱呼,更是不少球員的夢魘。

「帝光……他是怎麼樣的人?」那可能不懂得日向的意思,兩人一時間都沉默下來。
「沒存在感。」立即回答。
「哎?」
「反正是另類球員,不能推測。」抓了抓頭,想起之前的練習賽。
「那麼,另外一人?你說他來自美國?」
「嗯,實力很強的笨蛋。」同樣是即時回答,不過回話速度比剛才更快。
「咦?」
「和你一樣,叫人頭痛。」看向木吉,日向此時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雖然覺得日向認真的神情一向能讓他人信服,可是木吉覺得這樣的神情不應用到打籃球這種愉快的活動上去,於是伸出雙手——

在日向反應之前,木吉雙手的姆指按到對方的眉頭上,接著稍為使力的向兩邊推。

「木吉,你幹嗎?!」揮掉對方的雙手。
「不行,皺眉頭不好,籃球是開心的活動,應該笑著才對。」
「雖然是你創立的球隊,可是……誰叫你把隊長的職責扔給我了,我當然要考慮吧?」
「……辛苦你了。」瞬間,木吉沉靜下來了。
「切……」雖然木吉總是掛著笑容,可是日向並不希望木吉換上另一種表情;心中吐糟自己是笨蛋的同時,手已同時行動的扯對方臉頰「你不是說籃球是開心的活動嗎?那就給我笑。」
「好痛……」雙手揉著臉頰,有點無奈。
「誰叫你先動手?還有,既然對新生那麼有興趣的話,就給我快點康復出院。」兩人看著對方,接著一同笑了出聲。

『你還是笑著最好。』——兩人同時這樣的想著。

這兩人的性格即使不是南轅北轍,個性卻絕對不是輕易就能協調相處的類型;可是,他們早已越過性格的差異,成為無所不談、互相信的好友了。

接著,再次向著他們的約定,衝向全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