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Licht 試閱
突然文荒 > Licht 試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icht 試閱

因為要開一個帖子開試閱,所以就到這邊來看吧!^^

試閱2-24/3/2012更新
死亡,不是指失去一切動力、被遺棄的意思嗎。
只是,現在的我們會受傷、會痛苦、會流血、心臟卻不會動。那麼,已死者感覺的『死亡』又是怎麼一回事?不就像木偶斷線一樣嗎?
這麼說來,不就和大小姐差不多嗎?

原來,大小姐的存在是用於諷刺我們這群已死者?

自艾依查庫加入後,似乎因為大小姐那句話、又或是靈魂本身的牽引,他都喜歡跟在艾伯李斯特身旁。這天,難得休息的二人說起關於自身存在的話題。

「艾伯,你是怎麼看的?」指了指腦袋「關於記憶的事。」
「要取回。」沉默片刻,給出的答案「怎麼了嗎?」
「唔……總是在作夢,看到別人聽到聲音,卻想不起是誰。」隨意坐下「接著,好不容易想起父母的樣子,我居然在懷疑一切是否真實。」
「……」沒想到艾依查庫竟會這樣想。

沒錯,他們為達到自己的目的,選擇順從木偶的指令。為此,他們走過不少奇怪的地方,持續著尋找記憶的戰鬥。可是,從一開始,他們自身已是曖昧而不合理的存在。

倘若說人是由記憶而構成的話,作為失去大部份記憶的他們而言,『活死人』這稱呼倒是當之無愧。

「要是一切是騙局……」再次指著腦袋「我們腦中的記憶全是虛構出來。」
「這是一場沒能選擇的賭博。」總算開口,艾伯李斯特說下去「要是輸的話,就把全部都輸掉。」
「啊啊,不過算了。」未有留意艾伯李斯特的反應,艾依查庫自顧自的說著「感覺是不太好……只是,仍有艾伯在這裡。」
「……甚麼意思?」
「就是這樣的意思啊,因為你在這裡。」指著對方。

(to be continued)

===

2.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