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九城]神功戲(吉祥篇)
突然文荒 > [九城]神功戲(吉祥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九城]神功戲(吉祥篇)

這篇文是關於吉祥、十二少、還有細寶的隨筆……

WELL,是我在開會前五分鐘想到的點子……(這個人有在努力上班嗎?!)

把這個故事當成是細寶喪禮後的故事就好。

嗯,其實文法都沒怎麼修,更別說錯別字……有空再看吧。

===
誰說這篇是短篇?XDDD?
作為十二少的頭號且唯一門生,沒有人會懷疑吉祥的能力及其勇猛戰績。
然而,在他人眼中的悍將並非時刻都具有威勢,不如說年輕的架勢堂門生曾有一次哭得聲嘶力竭,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一般。

那次,是在細寶的喪禮上,因為不捨又或是不忿,吉祥的哭讓人不忍,卻又沒有人上前安慰。熟悉吉祥的人都知道,死去的不只是架勢堂的保鏢,他也是吉祥加入『公司』時首名認識的同僚——即使,這人間接讓吉祥失去一只眼睛。

站在身旁,十二少沒有開口,只是在吉祥打算阻止棺木火化時,右手使力拉著吉祥的肩膀,不許他跑上前。沒錯,即使事情告一段落,一些人一些事仍是會改變身邊的他人或事。

「吉祥,到戲棚。」
「喔。」又是十五,阿大都會去看神宮戲。

看著情緒低落的吉祥,十二少只是一如以往的沉默,在買了三罐啤酒及一包花生後,如往常的和吉祥一起到戲棚欣賞神宮戲。十二少當然知道吉祥不會有心情看戲,不,該說吉祥從來對神宮戲毫無興趣,沒有在身旁呼呼大睡也許是出於對自己的尊重。

「坐下。」開了兩罐啤酒,接著把餘下的一罐拋給吉祥,示意他坐到自己的右邊。
「嗯。」接過啤酒並打開,吉祥卻覺得自己喝不出味道。
「……」

吃著花生,十二少知道吉祥的眼睛即使看著劇目,卻完全沒有集中心神;十二少沒打算責怪,本來就沒興趣看戲加上心情不佳,門生沒發爛已屬難得——雖然,他從不會這樣做。

十二少沒有責備吉祥的低落,只是明白他在色的世界中仍是涉世未深,放不下是天經地義。那名曾經跟在身後的男子,始終仍是太年輕便死去……細寶的死是讓自己可惜、又怨恨的事。

緣起、緣卻未滅,可以做到的就是努力活著,接著等待他日重聚。
細寶死前,會想到的……應該就是自己和吉祥。
那麼……

「吉祥,你知道神功戲的來源嗎。」
「阿大……我不知道。」

神功戲,是傳統節日中百姓為酬謝神恩舉行的活動。這些演出一般是為了酬神祈福,一般都在廟會或是戲台上演出。同時這種戲也是鬼節打醮,有表演給鬼及死人的意思,說是希望他們不會在鬼門大開之時殺害活人。

「反正,不是表演給我們看。」看著戲劇,十二少心想自己此時可算是多話「……在你加入『公司』之前,有一人會陪我看戲。」
「阿大,是細寶吧。」
「雖然他最後都會睡著。」眼光仍是看著前方,開口。
「……」
「吉祥,他死去了……沒卻離開。」
「阿大?」
「你現在……應該正在給嘲笑。」說罷,沒有再開口。

吉祥靜靜思考十二少的話。看過去,阿大的左邊是空椅,上邊放著一罐已打開的啤酒——細寶死去,卻沒離開……即使,自己暫時看不見。

他會在身邊看著自己、看著阿大、看著架勢堂。
他會一直等待,終有一天,再次重聚。
阿大在用他的方式安慰自己——只是一名門生卻得到阿大的安慰,他還要奢求甚麼?

他,不可以軟弱。

「才不到他笑我。」面上出現自喪禮以來的第一個弧度「他應該妒忌我可以和阿大一起看戲。」
「是嗎。」懶散的回應一句,眼睛仍是看著戲台「別吵,專心看戲。」
「喔。」感到清爽的夜風從棚外吹進來,似是在回應兩人的對話。

他已死去,卻沒離開。
他會一直等待重要的兄弟,終有一天,所有人將再次重聚。
即使看不見,他們至少仍在一同看戲。

等著吧,終有一天,我會帶著自豪的笑容,向你說出自己的光榮戰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