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幻水2] DREAM
突然文荒 > [幻水2] DREA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幻水2] DREAM

一個夢境
淺藍色的天空。
微風。
柔和的陽光。

「……真是一個適合看書,又或是睡覺的天氣。」坐下,褐髮青年臉上浮現和暖的笑容。

多久沒好好休息了。
最近的工作是太多了,只是,很滿足。
這是讓自己成為一個軍師的好經驗。

「工作,是有點繁忙了……只是,也不只是我一人。」不自覺的自言自語,克勞斯發現身邊跑來幾只小兔子,還有兩只小鳥從天空降下。

……是從農場走過來的嗎?
因為,看到自己一人坐在這邊,所以過來陪伴嗎。

「謝謝……」

也許天氣讓克勞斯感到十分舒適,這名一直於備戰室埋頭井苦幹的青年副軍師,罕有的放下身為軍人該有的警戒,慢慢的閉起眼睛。

天空,一片藍色……
南方的天氣,沒有想像中的難適應吶。


那麼,我可以做一場好夢……嗎?






色的衣服,銀白色的頭髮……還有,冷靜的神情。
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沒有人不知道他既擅長劍法,也能把雷和水的魔法控制自如。
那個人,總是站在後邊,冷靜的看著大局。

這天,他難得的看著不遠處的樹蔭,接著慢慢走上前。
樹下,坐在一名陷入睡眠的青年。
青年是第三軍團的參謀,是一名難得依靠自身能力往上爬的貴族青年。

「……放下警戒的睡著嗎。」低語,別稱知將的庫爾剛看著不遠處的景象,停了下來。

說真的,首先讓庫爾剛留意到的不是青年的睡姿,而是青年的身旁情況。
那裡有著兔子,鳥類,松鼠,小狗、甚至飛鷹……
這,是那裡來的動物大集會?

「那麼多的動物,竟然沒發出聲音……是為了不吵醒他嗎。」想起當事人曾說過自己很能招惹魔物,庫爾剛想著能吸引普通動物也不是壞事。

是累了嗎?以如此年輕的姿態踏入軍政之地。
即使有著貴族的身份,還有身為軍團長的父親的支持,他的道路卻不乏勤奮向上爬的部份。
以參謀的身份走上前線的他,說不出受過多少傷。

只是,他仍然面帶微笑。
不論遇上讓人氣餒的情況,又或是其他貴族的嘲諷。
即使不擅長埋身戰鬥,仍是奮力揮劍的青年。
雖然外表遺傳自母親,堅毅的目光卻與父親如出一轍。

「該提醒他不要在這邊睡覺……」正要展開腳步,肩膀從後給拍了一下。
「庫爾剛,你在幹嗎?」紅髮軍官笑了笑,接著走到拍檔身邊「克勞斯身旁……動物怎麼在開派對了?」
「席……」被拉著一起走到仍在睡覺的青年的身邊。
「怎麼不叫上我一起午睡?真是的……」蹲下,滿意的看著動物四散至一定距離,青年打算伸出手時卻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護甲。

洒落的脫下護甲並把它們統統拋給拍檔,青年再次伸出雙手,往褐髮青年的臉上揉了揉,說著『不要在這睡覺啦。』

「……?」皺眉,青年慢慢張開眼睛,神智似乎仍未集中。
「起來了、總算起來了,怎麼偷懶竟不叫上我?」滿意的看著青年的神情,席一臉開懷「在這裡睡覺不好啦。」
「庫爾剛,席……謝謝。」似乎已清醒過來,青年的笑意一如往常。
「是累了嗎?」直截了當的表示關心,庫爾剛並沒忘記青年一直的辛勞「沒想到你會毫無防備的在這裡睡著。」
「抱歉,我會注意……」
「哈哈,庫爾剛是在擔心你!」右手在青年的頭髮上亂揉,席笑出聲「這樣說吧?這裡不適合偷懶,下次我帶你到一個翹班的好地方。」
「席……」提醒,接著把手甲從席頭上扔下。
「好痛!庫爾剛你是在報復嗎?」
「我只是物歸原主。」
「切!」
「克勞斯和你不同,別把他教壞。」
「沒甚麼相同還是不同,每個人都需要好好休息及作一個好夢,是吧?」
「……謝謝。」
「沒事,那麼……」伸出手,席再次開口「你,作好夢了吧——」


那麼,現在該起來了喔。



「軍師……克勞斯軍師……」輕輕推著副軍師的肩膀,來自瑪芝路達的前青騎士團長難得的感到苦惱。

偶爾走到同盟軍基地農場附近樹下的他,看到讓他稱奇的情況。
出身於海蘭的副軍師沒有留在辦公室埋頭苦幹,而是帶著本子在樹下休息,甚至睡著了。
他的身邊都是小動物,它們似乎為了不打擾青年的睡眠,竟然都是安靜無聲。

只是,想到青年曾因為不適應天氣而生病倒下的『戰績』,他仍是決定打擾青年的好夢,希望他別在這裡睡。

「似乎睡得有點熟,是在做著好夢吧。」留意到拍檔困惑的神情,一同到來的赤騎士團長笑意仍在「克勞斯大人是累了,為進攻海蘭作準備工作……」
「我明白,只是我不希望克勞斯軍師因此生病啊!」不自覺的提高聲音,接著看到本來在睡覺的青年醒了過來「克勞斯軍師,你醒來了。」
「呵呵,看來麥可羅多夫的嗓音遠比他的雙手有效呢,成功把克勞斯大人吵醒了。
「……」

庫爾剛和席……沒錯,是我們的往事。
剛才的,原來是夢……


「抱歉!克勞斯軍師,打擾你難得的休息……只是,擔心你會著涼了。」
「沒錯,這段日子辛苦你了,只是……已是初秋,仍是小心為上。」與麥可羅多夫不同,卡繆留意到克勞斯的神情似乎與平常不同「……克勞斯大人?」
「……」

你,作好夢了吧——
那麼,現在該起來了喔。


「克勞斯軍師,你沒事吧?」麥可羅多夫擔心的喚著克勞斯,似乎以為對方的身體不舒服了。
「不,我沒事……謝謝。」笑著,接著看到卡繆伸出手。
「你,作好夢了吧?」微笑。
「嗯,作好夢了。」回應,接著舉出手回應對方,站了起來。

雖然只是一個短暫的夢,可是卻是一個不錯的好夢。
那麼,休息過後,該繼續開始準備攻入皇都了吧。

接著,我們在戰場上再次見面,為了各自的理念。
奮戰吧。


END

===
送給帶給我快樂的棉san,同時送給帶給我快樂的你們^_^

這次的故事是關於王國雙壁和小軍師的故事,就是小軍師的一個夢,又或是一個回憶。
文筆不夠,可是只可以說,就是他的一個夢,只是喚醒他的人卻不同了。
為了和王國雙壁作出和應,文章的後半部份選擇讓赤青登場。

……本來是打算讓青雷和大熊先生出現,可是想著想著又覺得不太相近呢。
下次再讓他們出場好了XDDD

PS,其實我很喜歡看起來神經大條卻有點細心的人,所以讓席為了不讓自己的手甲讓對方不適而脫下手甲這一部份XD
當然也喜歡知將的物歸原主,這個舉動好年輕喔VVVVVV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