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CWHK32]幻想水滸傳同人小說系列《Transcending Time》及《Promise》
本子相關資料 > [CWHK32]幻想水滸傳同人小說系列《Transcending Time》及《Promis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WHK32]幻想水滸傳同人小說系列《Transcending Time》及《Promise》

cover_3.jpg


這是一本單純為自HIGH而出的本子,當中對角色的描寫有著超乎他人想像的偏心;這是關於幻想水滸傳二地魁星、一名只有十九歲的副軍師的故事。

自此至終,歷史永遠只屬於勝利者;可是,當中的取捨有誰懂得?
失去故鄉、父親、與好友為敵的青年,在他心中出現的糾結,你又了解多少?

試閱,請入內(笑)

本子資料:

作者:央言
封面畫師:鴕鳥
GUEST(排名不分先後):Liliya、海外banana
頁數:A5/76PGS
字數:4萬
價錢:HKD40/台幣200/RMB38


既刊
cover_blur-2.jpg

它沒有華麗的開頭影片、沒有細緻的遊戲畫面,可是它有讓你不能忘懷的劇情、讓你印象深刻的人物刻劃、讓你希望一聽再聽的背景音樂……現在,讓我們一同重拾多年前的感動……

本子資料:

作者:央言
封面畫師:鴕鳥
GUEST(暫定):姬蓮、海外banana
頁數:A5/44PGS
字數:1萬7千
價錢:HKD30/台幣150/RMB35

試閱請走這邊>>>按我

店舖位置:
cwhk32 - Q12 星霜林影


預留格式請參考置頂V
請註明領書場次及留下兩個EMAIL喔!

本子將於2011年CWHK32發售,大陸場次以上海活動為主,香港/大陸/台灣郵購通販可。
起始

太陽曆460年(海蘭曆224年),迪南統一戰爭爆發。
海蘭王國第一軍團長、狂王子路加藉『王國軍少年兵團遭受都市同盟軍突襲全滅』為由,帶領國內主戰派率兵南下,掀起戰爭的序幕……

當時,同盟軍以英雄玄覺之子利昂為首,他成功說服天才軍師修.希爾巴巴為總軍師,聯同各地志願者向狂王作出抵抗……同盟軍的戰士來自各地,當中兩名重要成員原是海蘭軍政重臣、維特威爾武人家族的成員——他們的名字是傑巴和克勞斯。這兩人本為王國軍第三軍團團長與參謀,他們在路加暗殺親父取得皇位後,忠於先王的兩人毅然加入同盟軍……

當中名為克勞斯的青年,是日後都市同盟的總軍師……

「……兩星期了。」感受窗邊滲入的陽光,克勞斯的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

建於海邊的同盟軍基地曾是都市同盟的交易城市——北窗,這個曾經遭受屠殺的可憐城市……克勞斯感受到的不是悲傷、而是名為『希望』的感覺。

沒錯……是希望,一切只為推翻狂王的暴政……
推翻自己的……祖國……

「克勞斯,你真早啊?」在克勞斯沉思之時,兩名戰士迎面來到。

站在左邊的人的服飾以藍色為基調、俊朗的臉上有著溫和的笑容;右邊的男子感覺猶如太陽般溫暖,以黃色為主色的服裝帶有幾分豪邁——這兩人,是同盟軍的初期成員,同時也是三年前門之紋章戰爭、解放軍的重要兵將。

同盟軍沒有不知道『風來坊維克多』和『青雷弗利克』的人,曾是敵人的克勞斯更會清楚記得眼前人在身為敵人之時有多麼難纏。

「維克多大人、弗利克大人,早安。」
「利昂應該說過不要用敬稱吧?」維克多首先開口「而且,你看我的落魄打扮便知道我和『大人』二字扯不上邊。」
「克勞斯,適應這裡的生活了嗎?」弗利克對維克多的自嘲不置可否。
「托兩位的福。」由於氣侯與祖國完全不同,克勞斯慶幸身體已逐漸適應這邊的潮濕氣候——至少自己不再因為氣管難受而難以入睡。
「你和鬼軍師共事的壓力很大吧?別拚命!」維克多伸手輕拍克勞斯的肩膀。
「你不如直接說是偷懶……那麼,要開始工作了?」弗利克問道。
「距離會議還有一小時左右吧……」
「很好!」維克多伸手拍打青年的肩膀「那一起到軍營那邊走走!」
「咦?我、不……」話未說完,青年已給拉走。

克勞斯不常走到軍營,當中的原因除了文官的工作地方不同,另外就是自己加入不久、身份仍然特殊……

「兩位早安!……咦?」來到軍營,克勞斯首先看到的瑪芝路達兩名原騎士團長正以木劍切磋「克勞斯軍師,早安!」
「早安……是稀客吶。」赤騎士卡繆以溫和的語調向三人打招呼。
「是對打訓練嗎?」維克多擺了擺手。
「維克多大人不也是打算這樣做嗎?」
「沒錯,正中在途中遇上克勞斯……」
「咦?那是說克勞斯軍師打算來練習?」

咦?

「說起來,克勞斯和修不同的地方就是……沒錯,是前線型軍師吧?克勞斯能隨時拔劍作戰吧?」弗利克想起仍是對敵時的戰況。
「我有親身經驗!」與帶領箭兵隊的弗利克不同,身為步兵隊頭領的維克多曾經和傑巴父子對壘「克勞斯的劍技很不錯,而且擅風及水魔法吶!」
「與傑巴大人一樣強吧?」
「不、不是……只到自衛的程度。」克勞斯連忙否認,他知道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與父親相提並論「相對父親而言,我差遠了……」

與身為軍團長的父親不同,自己只是一個身體虛弱的文官。不過,就如弗利克所說一樣,自己是罕見的前線型軍師……而且,相對於不濟的劍技、與生俱來的魔力潛力讓自己能把水和風兩種魔法應用自如……

只是,這樣就滿足了嗎?怎可能。
反之,這才是最讓自己感到悲哀……吧。

「克勞斯是很難纏的對手。」
「真的嗎?」就在克勞斯打算否定維克多的結論時,麥可羅多夫突然插話。

哎?

「克勞斯軍師,可以請你賜教嗎?」麥可羅多夫不忘向克勞斯鞠躬示意。
「哎呀……」卡繆看到好友眼中的鬥志。
「……」困惑,克勞斯為難的看向其他三人。
「哈哈,反正正好有時間?」維克多無視克勞斯的求救神情,伸手接過卡繆遞過來的木劍「只要在不受傷的前提下,揮灑汗水也不錯。」
「……」無奈,只好接過維克多手上的木劍「麥可羅多夫大人,獻醜了。」
普通的切磋因為克勞斯是文官而引來眾多士兵的目光;當中,站在最前面觀看的正是瑪芝路達的騎士們。

「真熱鬧。」弗利克臉帶苦笑。
「預期之內。」卡繆臉上笑容依舊「畢竟可以看到克勞斯大人的劍術。」
「……我會努力以赴。」苦笑,克勞斯看向站在對面的麥可羅多夫。
「請多多指教!」
「那麼……」作為裁判的維克多站在中間「開始吧!」

克勞斯出身於海蘭的武人家族,家族成員世代為武官。
自己,是家族的例外。由於自少體弱多病,克勞斯未能像父親一樣於前線奮鬥作戰……這個遺憾曾是自己一直的心病……直至他從舅舅手上接過一本關於哈莫尼亞的戰將傳,克勞斯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當時,克勞斯決定以不同的方式協助父親——他向父母提出到哈莫尼亞學習軍事;同時,他沒有放棄習武,練劍的功夫從未鬆懈。

「……」麥可羅多夫揮劍之時,留意著克勞斯的動作……

力量也許不足,只是揮劍的動作很快……冷靜的擋下攻擊、一切行動都是進退得宜……還有,是他的目光。

這,不只是作為軍師時的冷靜、更有一種不能言喻的氣勢……
這,是戰士的目光!

「很強。」弗利克的語調帶著讚賞「即使力量稍為不足,速度和準確度把弱點大大減低。」
「踏實的基本功還有冷靜的頭腦……」維克多笑容滿面的看著兩人戰鬥。
「沒有貴族子弟慣常出現的華而不實嗎……真的,遇上好對手了。」卡繆看出好友樂在其中的表情,笑了。

麥可羅多夫大人……是我最不擅長應對的力量型戰士。
持久戰是最不利於自己的戰鬥,必須速戰速決……沒錯,以一擊決勝負。
直劍劍法、身高、雙手劍……

「……!」沒錯,弱點……找到了!

接下來,克勞斯在麥可羅多夫的劍由上揮下之時,突然改變方向;快速的往左邊走去,木劍向前刺,停在麥可羅多夫的腰旁……同時,麥可羅多夫的劍落在自己的右肩。

「……漂亮。」卡繆上前,他知道切磋已經完結。
「同時擊中嗎?打成平手了。」弗利克對結果感到滿意。
「不,麥可羅多夫大人手下留情了。」克勞斯面帶苦笑「獲益良多,謝謝。」
「不,我是——」
「哈哈哈,克勞斯很強喔!」維克多拿走克勞斯的木劍「快回去擦汗,待會還有會議吶?」
「是。」微笑,向眾人鞠躬後然後離開。
「……」低頭看著手上的木劍,麥可羅多夫陷入沉默。
「麥可羅多夫,怎麼了嗎?」
「剛才,是我輸了吧。」
「即使沒有輸贏……倒是看到一場好比賽了。」
「真叫人意想不到。」卡繆看著遠去的身影「克勞斯大人不是一般的貴族子弟,能夠如此年輕已經走上政治舞台,只有家世遠遠不夠吧。」
「正因如此,他的煩惱不會少。」維克多突然說了一句。
「年紀輕輕已背負著叛國污名……壓力,絕對很大吧。」弗利克接下去。
「嗯……」

青年,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感。
那也許是出於他的身份……也許,是出於他的職務。
一切,只肯定不是出於自願。

「……」伸手擦汗,克勞斯的心情感到暢快。

很久,沒這樣了……

接著,表情突然黯淡下來。
想著剛才的訓練情景,克勞斯的腦海閃過兩人的影子。
那兩人,也是這樣……

那兩人……

「……別想太多了。」輕聲說著,再次抬頭的青年……

臉上,早已換回作為軍師該有的冷靜,之前的不安早已尋不著痕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