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偽APH/香_港]中秋
突然文荒 > [偽APH/香_港]中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偽APH/香_港]中秋

強調反正就是突然文荒(擺手)

不要問我在寫什麼,是很認真的文章,OK?

不過不要與我討論政治,最近心情不佳,隨時會爆發XDDDDD

那麼,下邊是正文





最近,他沒有穿起紅色唐裝。
兄弟姊妹們都知道,那是因為他的身上發生了讓他極度悲傷的事。
名叫香港的青年,從未如此憤怒。
從小不愛哭鬧的他,行為沒有因為盛怒而變得反常,然而他卻發出讓人窒息的沉默。

相對於曾經見識香港『生氣』的亞瑟,王耀並未見過香港如此負面的情緒。
可是,知道香港不再是小孩、加上清楚自己不能事事插手干涉的立場的王耀,選擇沉默的站在他的身後——他認為這樣可以讓香港知道自己並不孤獨。

正因如此,他才看到香港以從未出現過的無情聲線,決斷的說出『你似乎誤會我的意思,我要的是一個公平公正合理詳細的解釋。』那個喜歡金融和旅遊業的青年,此時即使禮貌仍在卻有一種不容對方狡辯的強硬。

事後,香港說出『其實我沒有期望,可是我會做出我該出的事……一切出於我的希望和自願,不會出於流於表面的虛偽和被迫』。

於是,穿著衣的他迎接回來的同伴。
後來,他未有理會炎熱的天氣,走入沉默的人群之中,自始至終未發一言。
接著,他聽著AMAZING GRACE、他看著一縷白煙,接著低頭抱拳,向對方作出最高敬意的道別。

香港仍然穿著色的唐裝,仍是一向的沉默寡言。
沒有了之前讓人窒息的沉默,他仍是努力的繼續自己擅長的金融和旅遊業,一切似乎回復正常——無論多麼悲傷,日子仍是要過。

「香港、香港,明天便是中秋節了!」回到耀家的澳門仍是喜歡到香港的房間玩耍,此時她右手提著白兔燈籠,準備展示之時因為香港手上的東西而睜大眼「香港,你拿著……咦咦咦?!」
「你看不出這是甚麼嗎?」側頭。
「當然看得出來!你怎麼拿著紅酒又拿著茅台!」看到澳門伸出手就要搶的香港立即避開,退後至一個安全的距離「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可是你不能這樣做!」
「……你說說看我打算怎樣做。」似乎已猜出澳門的意思。
「你絕對是因為心情不好,打算喝酒吧!不可以兩種一起喝!」繼續上前搶,香港為了不讓酒給搶走而左閃右避「雖然我們都不是小孩,可是不可以酗酒!」
「……澳門,這些酒不是拿來喝。」
「香港你甚麼時候變得酗……咦?」停下,接著看到香港因為不再需要閃躲而鬆一口氣的表情「不是拿來喝?」
「不相信的話……晚上,可以到我家的露台。」


因為這個邀請,澳門在晚上走到香港的房間。

房間的書本仍是一貫的井然有序,電腦仍是最新的型號、桌上放著幾本上市公司的年報。
天氣很差,下著滂沱大雨……澳門想起,有個不知叫『帆立貝』還是『油鴨脾』的熱帶風暴帶來大量雨水……說真的,不適合迎月。

不過,既然是香港的邀約,也就沒所謂了。
說真的,香港本來就是全家族中和自己有著相似過去的存在……正因如此,所以才特別擔心。
不過,那些酒到底是用來幹甚麼的啊?

「不是適合迎月的天氣。」坐在椅子上的香港,似乎未有為天氣不佳而感到可惜。
「天有不測之風雲!」坐在對面,留意到放在桌面上的酒「不是用來喝仍是打開了?」
「……好像有句話叫『每逢佳節倍思親吧』。」突然開口。
「好像是吧……咦?這句話不是形容重陽節的嗎?」想了想「九月九日……憶山西兄弟?」
「是山東兄弟……『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你甚麼時候變成文藝青年了?」
「怎可能……這只是教育部門給孩子準備的課程,強迫背誦的詩詞。」看著天空「我相信……我和澳門很大可能是所有兄弟中最缺乏中華文化的兩人。」
「哈哈,真的有可能。」接著又想起甚麼「為甚麼說這個?」
「國家,只要國仍在的一天,我們就會繼續存在吧。」
「當然。」
「可是,正因為繼續存在,我們才會迎來一次又一次的離別。」

沒錯,只能看著生命流逝,只能迎來無奈的離別。
香港,似乎仍是未有完全放下那件事。

「……沒事吧?」
「沒事,只是覺得……中秋是團圓的節日,卻不是事事能如願。」伸手把紅酒盛在西式酒杯後又在另一個白玉小杯中倒入茅台「這些酒,是敬所有已離開的人們。」
「為甚麼是兩種酒?」西方……沒有這種文化吧?
「因為我是接受中西雙方教育的人……自然,他們也許是同樣。」臉帶苦笑「我擔心他們不喝茅台。」
「哈哈……沒想到是這件事。」拍了拍香港的肩膀「我們的確缺乏中華文化,可是不代表我們甚麼都不知道吧?」
「?」
「不是有首歌叫『但願人長久』嗎?」笑了,接著哼唱「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正因為不是事事完美,我們才會珍惜。

「一位已逝歌星的曲……說起來,這本來是誰的作品?」
東坡肉!」大笑,滿意的看著香港呆掉「蘇東坡的《水調歌頭》!這次是我勝利了!」
「……」總算露出久違的微笑,香港突然想起甚麼「對了,明天到耀哥哥那邊去吧。」
「與家人一同賞月嗎?也好。」看著天空「也是合適的時候了吧。」
「甚麼?」
「換回紅色的唐裝。」想了想,再說「要繼續向前進。」
「也是呢。」

繼續我們的生活、珍惜時間、珍惜身邊的人們。
放下悲傷,為已離去的人們好好生活。

中秋,快樂。

END

不要問我文中的生氣是為了甚麼事?只要是香港人都會懂。
Don’t forget 23 August 2010, wish you all rest in peace.
我沒有刻意指出甚麼,因為這真的涉及國家政治層面。
還有,我最肯定的應該是,文中出現的三篇詩詞分別是小學和中學的課文之一,學生都要把它們背好。
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歡蘇東坡,不過我不愛吃東坡肉的啦!XD

文中的英國曾經見識香港生氣時的模樣是百年本的內容,不明白也沒辦法XD

給堅強的母親,你讓香港人感到敬佩。
給少年,你的堅持會讓我們感到欣慰。
給遠去和未遠去的你們,請好好的生活。

那麼,就寫到這裡。

PS,我真的不太喜歡凡亞比這個名稱…(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