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GUNDAM WING十五周年全小說本JUST COMMUNICATION(更新試閱)
本子相關資料 > GUNDAM WING十五周年全小說本JUST COMMUNICATION(更新試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GUNDAM WING十五周年全小說本JUST COMMUNICATION(更新試閱)



Peaceful days for the Earth and colonies
Tearless and joyful time for the world

These are invaluable rewards from the angels
They stretch out their white wings
Fly to the sky, and to the universe
They are still continuing their never ending stories

These are the stories about Gundam pilots
Fifteen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A.C. 195


十五年前,五名少年參與流星作戰……
十五年後,又有多少人記得當年的一套動漫讓你又愛又恨?

GUNDAM WING 放送十五周年同人女性向小說本 Just Communication開催!

書名:Just Communication
頁數:40
價格:HKD28或以下XD|||
配對:1x2、3x4、13x5?!(有多少人看得明白我在說什麼啦?)
封面設計: 霜鴒
GUEST:FAMINA、OME兔、鴕鳥
特典:未定
發售場次:CWHK30@T3/香港郵寄通販/海外通販可

作者小話:
因為本身只是一個清淡文風的寫手,本子也是很清淡的女性向XD
若是期待有15N以上的話,請不要訂本XDDDDD
個人本身不認為有多少人認識/還記得這套動漫,故印量不多,所以……仍是一句,請緊記預定喔XD

附註:為貼近日文拼音及方便實施兩岸三地通販,角色名字以台灣翻譯為主^___^

請以下列模式,並以悄悄話方式留下你的個人資料^^

ID:
本數:(只會是1吧?哈哈哈)
領書方式:CWHK30/香港郵寄通販/海外通販
EMAIL:請務必留下兩個^^b
給作者的話:簽名可以畫圖無能,所以…XD


試閱請入內V
生命之重(特洛瓦x卡特爾)

『接下來是我們的王牌——飛刀師、凱瑟琳的表演!』
『熱切歡迎我們的表演者!』


一如往常的表演、曾經的士兵早已找到屬於他的居處。
這天,他隨著同伴來到L2殖民地群,繼續把歡樂帶給民眾。
目光看向遠方、不經意的停駐於某處。

金色的身影,暖和的氣息;對方的表情沒有為目光對上而改變……

——那人怎會出現於此?

晚上,人群散去的馬戲團回復寧靜。
換回便服的特洛瓦以往常的步伐走到團內的居住地,他知道他必定站在那邊等待。

「特洛瓦,表演仍是一樣精彩。」站在獸籠前的青年正伸手輕摸籠中的萬獸之王,似乎不怕受傷;同時,給撫摸的猛獸沒有與其獸性相符的戾氣,取而代之的竟是溫純與安寧。
「……」看著好友,希望從他的表情中看出甚麼。

然而,特洛瓦甚麼都看不出來。
那是因為對方長期處於商場競爭之中,逐漸失去昔日的率直嗎?
不可能,那個人是卡特爾。

「……為甚麼會來到這。」沒聽說有殖民地會議、更沒聽說溫拿家在這裡有活動……卡特爾應該留在L4殖民地、為家族事業忙得不可開交。
「偷跑出來喔。」站起,看著猛獸因為不捨而發出低鳴的卡特爾臉帶微笑,轉身看向好友「說笑,只是決定給自己放一兩天假。」
「這樣嗎?」追問並不是特洛瓦的性格。
「拉席得有一起來,不過……我希望有一天自由時間。」
「……」看著卡特爾的神情,特洛瓦的眉頭因擔心而微微皺起。

負面——明明在笑,卻不是正面的情感。

「特洛瓦,雖然很無理……」表情從微笑漸漸改為苦笑「一會就好,可以陪陪我嗎?」
「嗯。」特洛瓦很想告訴卡特爾,若他的請求是『無理』,世上很多請求都等同『暴政』。

因為熱水煮沸而噴出蒸氣的水壺,還有爐架旁的灰藍色杯子……特洛瓦感覺這場面似曾相識——沒錯,這情景曾經出現,只是對象從五飛變成卡特爾而已。

「真好…即使待在外邊也不會感到寒冷……也許氣溫適宜是殖民地的好處吧。」看向漆的『天空』,卡特爾發出以上感想。
「……」一同看向上方的特洛瓦想起待在地球的日子——夜空,因為四周都是沒有光害的戰地,抬頭總能看到星星。

「即使不是天然的星球,它們仍是不能失去的存在。」特洛瓦的回應是客觀的結論。
「的確……就像生命一樣,都是很重要的存在。」

——重要,不能輕視及給漠視的存在。

「卡特爾?」生命?
「我在不久前的殖民地會議中遇上蕾蒂.安小姐,她說杜歷斯在死前一直緊記所有戰死者的名字。」
「是嗎。」出乎意料,臉上的表情卻絲毫不變。
「我不知道我在戰爭中殺了多少人……只是,我最近確認了一件事。」

——我知道自己第一個『殺害』的人是誰,還有那人的名字。

那天,他走進父親生前使用的房間。
因為自己的希望,房間總是保持整潔,一切看似不曾改變……就像父親不曾永遠離開,他只是暫時到其他地方工作而已。

漫無目的的坐在書桌之前、伸手拿起木相架,看著合照、想起小時候的往事;正要把相架放回桌上之時,意外地聽到輕微的撞擊聲。

打開相架,他發現相架中藏著一條小銀匙。

「最初不知道那是什麼……後來才想起父親小時候給我的銀箱——他說過我可以在成年後打開盒子……父親沒有等到這一天的到來,我卻巧合的找到打開盒子的方法。」

好奇心的驅使讓潘多拉的盒子給慢慢打開。
盒子沒有禍害人間的色煙霧,只放著相本和一封信。

那,是父親送給兒子的最後禮物。
那,也是母親唯一留給兒子的話語。

「……那是母親給我的信。」

孩子,你從不寂寞;即使,看到這封信的你只在出生之前待在我的體內,即使,作為母親的我未能盡責任守護著你的成長……

可是,孩子,我仍是愛你。

照片上的夫婦仍然年輕,婦人微微脹起的肚子宣告著生命的存在,兩人的幸福笑容從未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褪色……

——這,就是他們唯一的合照。

「小時候,我一直對父親濫用試管嬰兒的制度感到憤怒,也一直為自己的存在感到可恥……結果我才是最幼稚的人。」
「……」他,為好友感到心痛。
「這雙手早已染滿鮮血……只是,沒想到自己早在出生之時已親手把母親的生命搶走。」
「卡特爾,那不是你的願望。」
「可是,那是事實。」苦笑,低頭看著手中的杯子「父親沒有把這事告訴我的原因是希望我不要內疚。」

可是,我仍是知道了往事、得悉了真相。
那是再殘酷不過的……現實。

「卡特爾。」特洛瓦再次開口「不論是你的母親,或是在戰爭中失去性命的人,他們從沒離開。」

死去的人從沒離開。
他們只是抱著相同的心願,以看不見的方式、不經意地把他們的意願……在我們生命中延續下去。
「我們要做的,就是為他們好好活下去。」說出這話的特洛瓦,眼中未有一絲不安;同時,他看到卡特爾的苦笑中帶著安定……

果然,從與卡特爾重遇開始已發現,即使悲傷,他並未迷失方向。
他,只是在說一件往事……一件讓他難以釋懷的事。

「我知道……過去已不能改變,未來卻能創造。」卡特爾面帶溫和微笑「我知道自己注定為這個目標活下去。」
「……」特洛瓦慶幸對方未有迷失方向,只是他為何……
「特洛瓦覺得很古怪吧?」卡特爾的聲音輕柔卻不失堅定「我在得知這件事後,即使悲傷卻沒有接受不了的感覺。」

可是,我不希望保守秘密。
我希望,有誰……即使只有一人也好,可以聆聽我的秘密。
我只要一個重視、並願意聽我說話的人。

「首先想到的人……就是特洛瓦。」說罷,卡特爾似乎鬆一口氣「與其忐忑不安,不如努力讓自己不再困擾……我不想給大家添麻煩。」
「……」恍然。

這個人天性溫柔,卻從不軟弱。
他,早已擁有肩起地球圈未來的責任,並決定即使只餘下自己也要一直走下去的覺悟。

這個人……

「我沒感到困擾。」想著自己怎可忘記這重要的事實,特洛瓦看向好友「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和我分享任何事。」
「是嗎?」卡特爾的笑容沒有之前的苦澀「因為我們都經歷戰事,所以都知道生命的重量,並願意為此作出努力。」
「嗯。」站起,特洛瓦走近並向卡特爾伸出右手「已經很晚……在這邊借宿就好,帳篷有後備的被褥。」
「……謝謝。」未有推卻,卡特爾握上對方的手後站起「明天也要加油吧?要早點休息。」
「嗯。」看著並肩而行的好友,特洛瓦的臉上出現幾不可見的淺笑。
「特洛瓦會不會因為睡眠不足而影響表演質素?」話是這樣說,卡特爾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若真是如此……也許要麻煩卡特爾代為上場表演。」理直氣壯。
「是這樣嗎?」沒想到對方竟會如此回應,卡特爾笑了出聲。

於是,兩人慢慢走遠,一切再次給寧靜支配。
漆的天空,將會再次迎接光明。

生命之重——生命的重量。
看似虛幻的存在,卻真實的存現於宇宙、世界、人類之間。
過去已不能改變,未來仍在選擇之中。

得知真相不等同失去目標,為了已逝的人好好活下去。
與已逝者一起、與存活者一起……

與重要的人一起……



======
放出其中一篇!希望把大家嚇跑!(你等一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