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幻想水滸傳I]終焉
突然文荒 > [幻想水滸傳I]終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幻想水滸傳I]終焉

偶爾,這裡會發一下央言的發瘋文字。

說真的,看得懂我在寫什麼的人應該不多了。

突然發現,我最喜歡的動漫遊戲,同樣出生於1995年。

此文,送給幻水的青雷君。

咦?誰拍手了??!XDDDDDD
「費力克,你的願望是甚麼?」那時候,身為解放軍首領的年輕女性問道。
「我希望和平快點到來,之後……」之後,你可以看到你一直期望的世界。

可是,她最終未能如願看到。
他,只能為失去她而抱憾終生。


熟讀赤月帝國歷史的人都會知道帶領解放軍攻擊赤月帝國的首領名字為提爾.馬克多爾,他們也會知道提爾的位置是繼承自首領奧莎.西爾巴巴……他們更會知道,在原本的解放軍中,副領袖的名字名為費力克,別稱為青雷的青年戰士。

可是,史書中寫到費力克和奧莎的片段少之又少……更不要說費力克和提爾之間發生的事。

「……這個耳環」左手拿著一只設計簡潔卻有著重要意義的耳環,提爾的聲音要比平時都低沉「它,應該屬於你。」
「……提爾,解放軍的領袖是你。」費力克沒有把耳環接過,臉上帶著苦笑「即使是戰鬥已經完結三年的現在。」
「……不,請你收下。」提爾沒想到費力克如此回應「因為,這是她唯一留下的東西。」

歷史記載,奧莎的死並非立即為世所知,而是在提爾接任一段日子後,因為副領袖費力克帶領會合才給知悉……經提爾本人親口證實,奧莎的屍體是按照她的遺願給棄置於河流中,為了不讓剛起步的解放軍運動毀於一旦。

「……那我收下吧。」接過,費力克仍舊抬頭看向漆的夜空。
「……」提爾同樣陷入沉默,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和立場說話。

魂之紋章。
掌管生與死的二十七個真之紋章之一,以吞食持有者身邊的朋友的靈魂為樂。
暗的力量……提爾繼承紋章後的首個被吞食者。

那是永不能補救的錯誤,那是永遠的傷害……不論對於自己、又或是費力克。
永遠的抱憾地活下去,永遠的孤寂。
提爾心想,相對於費力克,自己仍是幸運的。

他看向臉帶微笑、站在身後一言不發的保護者。
格雷密歐,因為奇蹟而從魂之紋章中回到現世的甦生者。
身為人類、同時身為魂之紋章的住民之一,只要提爾一天持有魂之紋章,格雷密歐的生命一樣不會終結、保持著不會成長、感受不會終結的歲月。

然而,費力克又如何?
他,只能看著時間流逝,同時感受著生命的倒數吧。

「……」
「怎麼,想不到和我說甚麼嗎?」苦笑,費力克看向陷入沉默的好友。
「不……我在想,你為什麼喜歡在天台看月亮。」這是提爾從好友、也是同盟軍的領袖口中得知的——『費力克?到頂層的話,你一定會看到他在看月亮。』
「因為,這裡是最距離天空的位置。」再次抬頭,伸出左手「也是最接近她的位置。」
「……」

是這樣嗎?
真的,是這樣嗎?
給吞食的靈魂。
給強制留在魂之紋章的可憐靈魂。

她,會在天空上嗎?
她,也許連重生的機會也失去,因為自己的無能。


「其實……我知道她在那裡。」微笑,看著提爾的右手「她,一直都和你在一起。」
「……費力克,抱歉。」
「不用道歉。雖然、也許……一切,的確是你的錯,可是,現在的我已生氣不起來。」

因為,除了命運,這也是她的願望。
真的可以把一切推到眼前的少年身上去嗎?
他,失去太多;即使好不容易才得回重要的保護者,一切已深深烙印到少年的心靈中。

他,有著和年齡不符合的成熟……當然,在他而言,年齡也許不再重要。
誰都有他的錯誤,誰都要為自己的錯誤感到後悔。
他是,他也是。

「……她,會在你的身邊吧?」
「嗯。」
「那麼,終有一天……」

風聲蓋過他的說話。







時間,不斷地流逝。
提爾說不出多少年已過去。
他看到人事的變遷,他看到人命的自然流逝。
金髮保護者的笑容依舊,窗外的風景仍舊未變。

然而,居於暗的永眠者越來越多,他迎來一次又一次的離別。
某天晚上,他正為某名同伴的離世而感到悲傷之時,他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藍色的披風隨風飄揚。

他愕然。
仍是拿著最愛的劍,仍是帶著笑容、仍是……

他的外表……仍是多年前在同盟軍作戰時的模樣。
驚訝,他總算注意到他的身影……沒有實體,能夠給強光穿透的虛幻。

恍然,他的生命已經走到終結。
他,怎麼出現於此。

「費力克……」
「……」

他,臉帶笑容,當中帶著從不可見的溫和。
突然,右手的吞食者閃出金色的光芒,溫暖、竟不如往昔帶著疼痛。
一切,似乎早有準備。

慢慢往長生者走去,靈魂似乎未有害怕對方的力量;只是一步步、一步步的往少年走去……

直到,走到少年的身前,他的身影慢慢開始消逝。
這時,提爾聽到久違的聲音,低沉的嗓音說著『謝謝……』

直到此時,提爾才想起多年前,青年於天台的說話……

『終有一天,我會走到你的眼前,那時候……請你伸手迎接我……』

那天,逝者的笑容總算帶著前所未有的釋然。
為什麼……

「少爺……?」格雷密歐因為感到紋章的異常而走到天台,首先看見的是金光的餘暉,還有就是……「少爺,你怎麼哭了?發生甚麼事?」
「……」
「少爺……」
「格雷密歐,我……看到一位很久不見的好友。」
「???」

提爾知道,這是青雷只為一人付出的愛情。
他和她的愛情,也許短暫,卻毅然決定於某地停駐。
走到這裡,也許是他多年來的願望。
他,於大地上遊歷,一年又一年……當時未有留下任何話語,只因他早已決定總有一天會回到她的身邊。

提爾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是好是壞。
可是,他希望在那個掌控生死的紋章之中,他和她……可以帶著笑容。



END

===
於是我發瘋了…此文送我幻1-3(?)中永遠的NO.2——青雷君。
幻水的BG中最喜歡的一個CP,也是最讓人感到無奈的一對CP。
給吞食的靈魂理應不能輪迴,奧莎應該只能永遠留在少爺身邊吧……所以,突然寫了這樣的故事。
另外,對於格雷密歐的設定……唔,作為魂之紋章的守護者之一、同時又是少爺的保護人,應該也是長生不老吧。
因為他在幻二出場時的樣子完全不像30的中年人……(看某熊,微笑)
而且,我也私心希望如此……因為,他是少爺的安慰啊(嘆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